叶曼《道德经》本学期讲义(2009.10.10-12.6)

听了叶曼先生一个学期的道德经讲座,收获很大。一直想把她老人家的讲义整理出来,发现总是找不全;今天发现北大国学社的学生已经把这个学期的讲义整理好了!我就直接将它发到博客上吧!道德经的原文在这里http://guoxue.baidu.com/page/c0cfd7d3/0.html

以下是叶曼先生关于道德经前十章的讲义:

道德經介紹

道德經原名老子,一如戰國時諸子,各以其本姓以為書名,至唐玄宗,取上篇之道可道,及下篇之上德不德,冠以經名,延用至今。

老子就姓老,非姓李,春秋戰國無李之姓,為周之守藏吏,見周室骨肉自相爭奪殘害,於是棄而西行。

函谷關吏令尹喜,一日晨,見紫氣東來,知有聖哲將過此,果見老子,騎青牛緩緩自東而來,迎入關中,具寫5254字,世稱五千言。兩千餘年來,為其註釋者,兩千七百餘人,約五千萬字。歐美各國譯傳老子之國家,僅次於Bible之譯述者。

老子西行,史稱不知所終。有杜光廷,著《老子西行化胡經》,稱老子至印度,得釋迦為弟子。故世稱胡亂編撰為杜撰。

老子西至秦國,留秦二十六年,死時老者哭之如哭其子,少者哭之如哭其父。

老子深諳權術之道,老子之書,若熟思而善用之,可成為最高明、最善駕馭人之領袖,故我稱之為帝王術。

老子一書,為我國國寶,現為政府尊重提倡,老子可以無憾,國運可以昌隆。

老子雖僅五千餘字,字字珠璣,諧韻易讀,(前後篇扣應),易於記憶。希望好學之士、企業領袖多加體會,并運用之。修道之人更可於其中,悟得修行之路。真乃世間及出世間兩用之良書上策。

道德經第一章

研究道德經者,皆用王弼之注解。將其分為八十一章,乃後人將其五千言分割而成,故以後諸章文字,常顯得突兀不通。

第一章為總述,其後諸章皆解釋其理、及啟用修持之道。

非常道、非常名,重在此常字。歷來皆將常解為平常、尋常、恒常,細思之後,此“常”乃“本體”。可道、可名者,皆形而下之事物,故皆“非”。繼之以“常無”“常有”,此“本體”,具“有”與“無”二者,“有”與“無”二者,同出於“常”,而非“道”,亦不可“名”。

“有”“無”二者,乃老子一書之注重討論之中心,使之成為可加利用、修為之形而下事物。故同謂之玄。舊本有將玄字改為元,乃避康熙玄曄之諱,玄之又玄,乃成為眾妙之門。

“常無”故可以觀其妙,真空才可以生妙有。

“常有”有則生生不已,亦即後章所說,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”,此“有”乃無涯、無盡,故謂觀其徼。徼,邊沿,其“有”乃無涯 無邊際者。

“常無”、“常有”,解者有將其與“欲”相連,更加費解,想係將“飲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”附會解釋,實則老子所談皆為本體之描述,“欲以”應解為“為的是”,觀其妙,觀其徼。

道德經第二章

“天下皆知美之為美,斯惡已。”本章重在“知”,知“美”而不用“醜”,用“惡”,惡形。惡形惡狀,皆指美之反面。

“皆知善之為善,斯不善已”。善在古時,多義為能,故老子第八章心善淵,言善信,政善治,動善時。若自以為行善,善能,已經自獎,自誇,即不善。中國之傳統自律,即“謙”。謙受益,滿招損。易經六十四卦,每卦六爻,皆非爻爻皆吉。唯乾卦,則六爻皆吉。萬物形、質,各異,各有長短、損益。唯謙能不自滿,能容,胸懷廣擴,能容,是以受益。若自滿,便不能容,事實乃自固、自朽。朱熹見潭水清澈,有詩:“問渠怎得清如許,為有源頭活水來。”

此“知”字,另一義為分別心。對於美醜、善惡、古今、是非、好惡,而作分別,而有取捨,取捨多由於個人之私欲,因而敵對、門爭,斯惡已。

提出美,美與更美者相比,便成醜。世尊度化阿難陀,便用此法。須知世事無絕對之“此”,“此”因“彼”成,“有”因“無”有。不可以偏蓋全。是以在待人、處事、行教、作為,主要在順應自然。

自然須注意、注重、時間,及空間,有所自,則有必然。智者行事,不可以獨斷強行,若能深解、遠見,皆須先知眾心、群志,方可萬無一失。因物而用,因勢利導,功自彼成,百姓皆認為自然,帝力何有於我,此即功成而不居,不居功,是以功成而不必去,此乃最高明之智慧。

能知有無相生,難易相成,長短相較,高下相傾,前後相隨,音聲相和,便知天下無絕對之事。

道德經第二章 續

“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”:聖人於事無不通。管仲解釋聖人:“心全于中,行全于外,不逢天災,不遇人害。”

孟子解釋聖人:“可欲之謂善,有諸己之謂信,充實之為美,美而有光輝之謂大,大而化之之謂圣,圣而不可知之謂神。”

莊子之解釋:“至人無己,神人無功,聖人無名。”

老子體會道之本體為常,此常具無,具有,順物應情,是乃無為而無不為。

“行不言之教”:天何言哉?四時行焉!萬物生焉。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,言教不如身教。

“萬物作焉而不辭”:萬物並作,並生,並長,千變萬化,本體常不具多,辭而不作、不生。

“生而不有”:雖生之,不據為己有。

“為而不恃”:雖生萬物,乃無為而為,既不據為己有,亦不恃為己功。

“長而不宰”:本體雖生而不有,為而不恃,為父母生子女,君王領導治理萬民,子女長成,萬民富強,領導者及父母,並不據為己有,認為乃自己作為,而可以主宰之。

“功成而弗居”:雖生之、為之、長之、不辭辛勞,不恃己之作為,子女成人,國富民強,一切成功而不居功。

“夫為不居,是以不去”:唯其不有、不恃、不主宰,雖成功,既不自居功,是以不必功成身退,亦不會因有功、恃功、甚至居功,而被詬病,被防範,甚至被殺。此所謂:飛鳥盡,良弓藏,狡兔死,走狗烹。

道德經  北大  第三章

不尚賢,使民不爭:尚,是尊貴之意,賢是世俗之聰明、能幹、名聲、顯著之人。人皆希望被人尊重,皆恥於不如人。此乃所謂“三代以下,唯恐不存好名。”人人爭打。知名者若社會更加以尊尚之,争端必多。

不貴難得之貨,使民不為盜:物以希為貴,社會有貴爱難得之物,如黃金,每日皆报价,則世人將黃金貯存於保險箱中。如阿彌陀經所描寫,極樂世界,黃金鋪地,自然無人再將黃土貯藏於櫃。他人亦不會強取豪奪,甚至傷害性命。此所謂“匹夫無罪,懷璧之罪。”

不見可欲,使民心不亂:有可欲之物,人人皆欲得之。未得之,患得之;既得之,患失之。終日在“既患得之,又患失之”自然心亂。

是以聖人之治,虛其心,實其腹:聖人治民,非排斥廢棄賢、難得之貨、寡欲,只是不尚、不貴、不見。極少人能於世上,人有己無之間,不動心、不起念。但上有好者,下必甚焉。故善於政治者,使民眾之欲望虛少,而其肚腹充飽。人民最基本之需求,飽暖、平安。

弱其志,強其骨:骨骼強壯,心之志念不強、而弱,可以生活,可以養家活口,便心滿意足。

使夫智者不敢為也:雖有奸詐智能之人,加以蠱惑,亦不敢加以鼓動。使人民叛亂,乃極不容易之事。

為無為,則無不治:不必有多所作為,沒有不可管治完好者。

道德經 北大 第四章 十一月廿一日

本章乃贊揚道之體,與用。其體虛無,其用無窮。并解釋如何處理人事,以及個人之修行。

道沖而用之,或不盈:沖,虛也。道之本體,乃虛無,其用則無窮,故常無,欲以觀其妙。故常有,欲以觀其徼。但不可過于盈滿,滿則傾,滿招損。(孔子入太廟。)老子認為有之為利,無之以為用,亦不盈之意。

淵兮似萬物之宗:道之本體,萬物之宗本,萬物皆為其所以。其理幽深,不可以心思而得;其道隱妙,不可以言議而知。自然輔生萬物,不辭、不有、不宰、不恃、不居功。

挫其銳:道之本體,顯現在其啟用。其用唯柔,唯弱。尖銳易折,勇銳易退,剛銳易斷,皆違道之常本,木高于林,風必摧之。

解其紛:是非爭辯,易起紛擾。大辯若訥,天地皆無言,是非自泯,紛擾自解。

和其光:與對方混融和光,而切莫存“以自己之光,照亮他人。或輕易為他人所左右。”此即處世之道,一如古錢,外圓內方。

同其塵:人不能離塵獨生。但心能自主亦不強使他人同于自己,如其他宗教,信我者得救,乃是偏愛,乃是乞求供養,乃是施恩,乃是交易。

湛兮似或存:雖和光同塵,但自己清明湛然。

吾不知其誰之子,象帝之光:吾亦不知其何所從來,乃先天地而有,如古詩:“有物先天地,無形本寂寥,能為萬物主,不逐四時濁。”此即本體“常”。

第五章

本章言天地之道,以無心而成物。無心即不動心,亦即不仁。如作功夫,不可有尋、有伺,若有所為,即意念紛飛,功夫難成。聖人治國理民亦應如此,無偏私、無憎愛,便是大仁。

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:結芻草如狗形,用以祭祀,極為敬重。祭畢,即棄之。天地化生萬物,春來花紅柳綠,秋天花殘柳衰,非有愛於春,亦非厭惡於秋。春生、夏長、秋收、冬藏,人有生老病死,物有成住壞滅,乃是物理自然,亦即以萬物為芻狗,如此化生不已,新陳代謝,生生不絕。仁是有偏私,有偏愛,不仁即是不動心。儒家重仁,老子則認為“失道而後德,失德而後仁”,不妄作施化,任由人民自然生滅淘汰。

天地間其猶橐龠乎:風箱簫管,皆是中空,沖虛而起用,於是生風、生音聲。

虛而不屈,動而愈出,中空虛無,而能化生力量,愈動愈生出,而不截屈。

多言數窮,不如守中:為道不在多言,言多必失,不如橐龠之虛中、守空,動即起用,永不屈盡。

第六章

谷神不死,周邊有物,中間空虛,是為穀。大而不可知之為神。此至虛之道體,靈妙不可測,亙古通今而長存。是謂玄牝:牝為萬物之母,此道體化生外物,而不見其生之形相,故稱之為玄牝。

玄牝之門,是謂天地根:此玄牝,化生萬物之母,有如萬物,皆由此門出,萬物所依賴而生、而存之天地之根本,亦從此玄牝之門出生。

綿綿若存,用之不勤:綿綿不斷,雖無形,卻知其存在,所以雖無形而知其存在者,因其用無窮盡,如橐龠,如山谷,中空虛無,亦無老死之形相變易。空無、老死、變易,因其用永無止盡,修道亦本此理。

第七章

天長地久,本章接引前章之谷神不死,與玄牝之门,而論長生。人皆贪生厭死,希望如天之長,地之久。

天地之所以長且久者,以其不自生,故能長生。本章系连接前章之谷神不死,讨论長生之道,天地之形成,時间、天地何時毁滅。非我等“生命不過一百,立身不满七尺”,既不知生從何處来,亦不知死向何處去,所能測知。老子亦僅能解释“以其不自生”,天地之生,非有其自相情願之生成目的,亦不知何時、何故毁滅,較之众生、萬物,自然天長地久。吾人不知天高地厚,何能期望長生?天地既不自生,亦不必自營其身,更不自贵其生,故與萬物萬事無争,不竞,故能長生。

是以聖人仿效天地之不自私、不自利。天地之大德日生。吾人後其身,外其身,反而其身更為世人愈加尊重寶贵,而先之而樂存之,反而使國家長治久安,自身則平安、舒泰。非以其無私耶?故能成其私。因其大公無私,反而成其私。

第八章

上章提出最有智慧之人,是最不自私、不短视、大公而大得。此乃上善至高無上之善,唯水能與之相比。

上善若水,此善非僅善恶之义,更涵有“能”、“應该”。本章進而衍述不爭之德,唯水為能與之相似。水乃世人最不重視,最不介意,最便宜之物。事实上,又是我等片刻不能離棄之维持生存之要素。

水善利萬物而不争。萬物皆仗恃、依赖水之润泽而生存。無水则無物能成形,無事能成功。

處众人之所恶,故幾于道。人皆不願卑下、污穢,水则甘居卑下,滌除污垢。水唯能下方成海,一切皆能涵容接纳。

“居善地”,不攀高、而居下,高處不勝寒,高出多風雨,站得越高,跌得越重。“心善淵”存心有如淵之深之广,不争小利小名。“與善仁”,平等待人,處事,不望报,不居功。“言善信”,孔子謂立国之重要有三:1.食 2.兵 3.信。不得已而去之者,一兵、二食、三信。民無信不立。“政善治”:行政如水之平。“事善能”:水滴石穿。“動善時”:望潮汐漲落。

道德經參考資料“水”補二

水唯能下方成海。

江河不擇細流,方能成其大。

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。

在山利耕畜,出山利舟楫。故上善若水。

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也。孔子談立國三去:食、兵、信。

善,不僅義為“好”,且有“能”之義。

上善若水,七善利故,萬事立。修、齊、治、平、自無往不利,無所不宜,無為不善,大道能事畢矣。

孔子“器,滿則傾”。盈必溢,銳必折,日中則昃,月滿則缺,须話到口頭留幾分忠厚,事到盈滿留幾分余地。此即持盈保泰。

知足常足,終身不辱,知止常止,終身不恥。

古人深知功成、名遂、身退之道者,范蠡、張良。

載營魄: 此身如車乘,載心,載物I中有衛,營養,衛即生命本能。魄代表魂魄,即生命之活動作用。

營魄抱一,使物質精神二者均衡,則不散亂,不昏沉,此章為老子具體談修道。

孟子:“吾善養吾浩然正氣,可欲之謂善,有諸己之謂信,充實之謂美,美而有光輝之謂大,大而化之謂圣,圣而不可知之謂神。”

此即孟子修道之證量。

專氣:“專”,誠乃“戒”之義,“氣”,人賴氣始能生氣又隨心而行,妄想則氣剛,氣愈剛,則心愈動,故修行先修止,即戒,始能定,而后得慧。

道德經 北大 第十章

本章從治世、用世,而修行之道,加以詳述。

第一句“載營魄抱一”,五個字,即總括修道之全事,故將每字,個個加以解釋,較易瞭解。

載:有解者,因自身靜坐功夫不純熟,無法將此字與營、魄、抱、一、連接關系。實則修行,此身乃是重要工具,承“載”血肉、精氣,借假修真,故不能離。如懷讓度馬祖,問“牛車不走,打車還是打牛”公案。

營:即吾人肉身之血肉,亦即營養。但須知營中有衛,衛中有營。衛是身內之生命本能,使營生起養生作用。二者調和均衡,則健康,無病,二者缺一不可。

魄:人有魂有魄,魂從雲,如天上之雲,如果精神清明,則如雲在天空,與青天、紅日、相輝映。作夢亦是其作用,甚至可預測未來將發生之事。死後則為魂靈。人生不認魂,死不認屍,如柯南道爾及蕭伯納,曾試證魂之有無,因陰陽阻隔,時光差異,生死差異,而未成。生時之魄,卻常被提到,如氣魄、魄力,即人之生命力。後來之神仙、丹道,即借之談說煉丹。人生時未修行,死後魂即歸沈地下,死屍不能動轉,因魄與魂不復合。我人生時,終日忙碌,精魄消耗無量,故老子提出抱一。

抱:老子之修道,在使心與魄抱合為一,心氣不離,乃魂飛動擾亂而掉舉,魄則寂靜蒙昧而昏沈,二者皆禪坐之易發生現象。唯有使心神與生理抱合,亦即心氣不離。則魂惺惺而不亂,魄寂寂而不昏。如此專一而修。

一:必須專修一功,不可時常變更修行法門。而修行專一,必先能知戒、定,能一念不生,則一心不亂。能不亂,自然可以淺嘗定之禪味。但不可淺嘗即止,如同作學問,學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,必須一門深入。

道德经  北大第十章续  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廿八日

前页讲解“载营魄抱一”五个字,使心神与生理抱合为一,为此修持,须百日筑基,十月怀胎,三年哺乳。故曰“可不离乎?”以下各句,则更进一层。

“专气致柔,能婴儿乎:”人赖气而生存,气随心行,心妄动,气则刚,气愈刚,则心愈妄动。制心以炼气,心静而专一不动,则气自调柔,有如未满一岁之婴儿。婴儿元气未散,乾体未破,无知少欲,无思无虑,则可致形柔、气柔。较前之载营魄抱一,更进一步。

“涤除玄览,能无疵乎?”营与魄,冲与气,皆是道之用。使其发起作用者,乃此玄之又玄,无形无相之道妙。亦本精妙明之心体,寂而常照,照而常寂,有如光明,无丝毫疵瑕之明镜,心如明镜台,道已成,仍须不断之澡雪功夫,时时加以拂拭,莫教惹尘埃。

“爱国治民,能无为乎?”老子又重提老调,无为,非诸事一切无为,只是少知则少欲,欲少则心静,心静,则不妄动,不妄动,则少烦恼,少烦恼,则气可专一、柔和,此乃修行之一大进步。以此修身,以此处事,以此治国,以此炼气,养精,无往不利。

“天门开阖,能无雌乎?”老子重雌,重牝。柔能克刚。天门所指,乃本体之常,开阖自知。唯人所欲。

“明白四达,能无知乎。”修道至此,已达极点,更趋向上,一切顺应自然,则可由理无碍,而事无碍,而达理事无碍之境界。虽“生之畜之”,如父母之于子女,但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”重复前数章,总结为“是为玄德”,以重复第一章之玄,及第38章之上德不德。

作者: alolai

做一名创业者,用博客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